芦苇是水生植物还是陆生植物(带你欣赏秋天芦苇的诗歌)

大农化 by:大农化 分类:农业百科 时间:2024/07/03 阅读:25 评论:0

芦苇是水生植物还是陆生植物(带你欣赏秋天芦苇的诗歌)

芦苇是一种水生植物,常与江河湖畔为伴,春夏时葳蕤,焕发着勃勃生机。到了秋天,芦苇虽不复从前的生意盎然,却依然是飘逸灵动,在碧水长天里,更觉唯美动人。

有芦苇的秋天,虽不惊艳,却着实逍遥出尘,芦苇摇曳间,就将人的情思带到悠悠的远方了。

得地自成丛,那因种植功。

有花皆吐雪,无韵不含风。

倒影翘沙鸟,幽根立水虫。

萧萧寒雨夜,江汉思无穷。

——唐·翁洮《苇丛》

芦苇不需要刻意去栽种,只要有一块靠水的泥土,它就能蓬蓬勃勃地长起来,一丛丛蔚然成势。秋天的芦花就像是吐出了白雪,有风无风芦苇总是袅袅婷婷,悠然而动。水中倒映着芦苇的影子,还有水鸟和水虫。寒凉落雨的秋夜,芦苇萧萧,更勾起人无尽的思绪。

如果说,风景如画,那么秋天的芦苇是大片的写意画,一片又一片的白,远远近近都是。

江头落日照平沙,潮退渔船阁岸斜。

白鸟一双临水立,见人惊起入芦花。

——宋·戴复古《江村晚眺》

傍晚,江头的落日照着沙滩,一片明朗,潮水已退去,渔船闲闲地停在岸边。一双白色的水鸟临水而立,好像在欣赏秋日风光,见有人来,惊得飞起,进入了一旁洁白的芦花荡里,再也寻不着。

秋天,去江边走走,芦苇总会吸引人的目光。

闲来南渡口,迤逦看江枫。

一路波涛畔,数家芦苇中。

远汀排晚树,深浦漾寒鸿。

吟罢慵回首,此情谁与同。

——唐·孟贯《江边闲步》

闲来在南渡口散步,缓缓而行,看那江边红艳的枫树。一路波涛滚滚,而几户渔家在芦苇掩映中。远远的水岸映着傍晚里的树木,幽深的水流传来大雁的鸣叫。诗人一边吟咏,一边慵懒地回头,这样的闲情逸致,也是没谁了。

芦苇,不厌其烦地装点着秋天的水畔,像是穿上了一袭飘飘而洁白的衣裙,不必比美,却是仙气飘飘了。

深溪高岸罩秋烟,飒飒江风向暮天。

凝洁月华临静夜,一丛丛盖钓鱼船。

——宋·钱易《芦花》

高山深溪,笼罩着秋天的烟雾,傍晚时分,飒飒的江风吹拂着暮天。夜幕降临,洁白的月光映照着江面,一丛丛芦花盖着钓鱼船,万簌俱静,浑然一片白色,不似人间啊。

秋天的芦花,是一场无边无际的雪,有雪之秀美纯洁,却无雪之寒冷,像包裹着一个美丽的梦。

夹岸复连沙,枝枝摇浪花。

月明浑似雪,无处认渔家。

——唐·雍裕之《芦花》

河边长满了芦苇,一直连到沙滩,到了秋天,芦花抽出,一枝枝洁白摇动,就像翻滚的浪花。夜晚,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下,芦花明亮如雪,月光与芦花相映,白茫茫一片。江面上看不到渔船往来,而渔翁的家也隐没在无尽的芦花里,找不到了。秋天的芦苇,仍是浩浩荡荡,更添如雪的芦花,顿觉诗意无尽。

单看芦花,也许算不得多美,但它却是秋日江畔不可不看的一道风景。

一声横玉西风里,芦花不动鸥飞起。

马蹄依旧入青山,柳梢浸月天如水。

——宋·汪崇亮《青溪主客歌》

西面传来的悠扬的玉笛声,没有风,芦花也不动,笛声却惊动了芦苇丛里的水鸟,使得它们飞了起来。骑马而行,向着青山奔去,只见柳梢浸染着淡淡的月色,而澄净的碧空亦如秋水一般。在暮色里骑马,是漫游,还是归去?无论如何,这一路的好风光是很可爱的。

芦苇生于水畔,而江南作为水乡,更是芦苇的天堂。

闲梦远,南国正清秋。

千里江山寒色远,芦花深处泊孤舟,笛在月明楼。

——五代·李煜《望江南·闲梦远》

闲梦悠远,南唐故国正值秋高气爽的清秋。辽阔的山河笼罩着淡淡的秋色。芦花深处停泊着一只小船,月光洒满高楼,笛声悠悠传来。对于亡国之君来说,这江南的秋天,美丽而使人哀愁,只能在梦里一见了。

江南名士林逋,最爱梅花,但他也喜秋日芦花。

苍茫沙嘴鹭鸶眠,片水无痕浸碧天。

最爱芦花经雨后,一蓬烟火饭鱼船。

——唐·林逋《咏秋江》

苍茫的沙滩上,鹭鸶安然休憩,水面上没有一丝痕迹,倒映着碧蓝的天空。最爱经雨后的洁白的芦花,渔船上升起了袅袅的炊烟,是渔家在做饭啊。这秋日风光沾染着烟火气息,更觉温暖动人了。

住在江畔,到了秋日,不仅可以观赏无尽的芦花,终日亦听得芦苇声声,这便是秋声了吧。

睡稳叶舟轻,风微浪不惊。

人居芦苇岸,终夜动秋声。

——唐·钱珝《江行无题一百首其一》

在轻轻的小船上睡得很安稳,风平浪静,自然不被惊扰。居住在芦苇岸边,即使夜风细细,整夜都能听到萧萧秋声。但这并未影响诗人的睡眠,可能这秋声也如催眠曲一般吧。在江水芦苇的怀抱里,感觉却分外安稳。

芦苇,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,叫作蒹葭,先秦时代,人们就留意到了它,并且用它来代表纯洁的爱情。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

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

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——先秦《国风·秦风·蒹葭》

苍茫的芦苇绵延不断,夜里晶莹的露水,已经化作了清霜。那美丽的女子,在水的另一边啊。想要逆流而上,去寻找她的身影,道路险阻又漫长。顺流而下寻寻觅觅,她却好像在水的中央。她到底在哪里,欲隐欲现,可望不可即,千百年来,她在那秋日清晨,在薄雾弥漫处,在水的一方,与蒹葭为伴,令人惆怅,又向往。

芦苇声声,却让别离之人,又添了愁怨。

离别奈情何,江楼凝艳歌。

蕙兰秋露重,芦苇夜风多。

深怨寄清瑟,远愁生翠蛾。

酒酣相顾起,明月棹寒波。

——唐·许浑《江楼夜别》

难奈离别之苦,江楼上的艳歌也停止了。蕙兰在秋天的风露里低垂,夜风中芦苇作萧萧之声。心中有多少的伤怨,都在鸣瑟声里了,蹙起的蛾眉生着忧愁。酒喝得正酣,相顾而起,却见一片明月光,洒在寒波之上,船儿继续前行,离别,终是无可奈何啊。

芦苇之闲逸,更让人向往,也许,只有放下世俗中太多的欲求,才能得到真自在吧。

芦苇萧萧吹晚风,画船长在雨声中。

浮生厌足江湖味,好在溪边旧钓筒。

——宋·彭汝砺《行舟芦苇中》

晚风中,芦苇声萧萧,在画船里听着雨声淅沥。这一生我最厌恶江湖争斗,人心险恶,不如在溪边钓钓鱼,自得其乐。与大自然多接触,可以让一个人的心变得更纯净,开阔,平和,褪去太多伪装,才能看见最真实的自己。

在秋天,去那一片芦花中吧,简单又幸福。

八月九月芦花飞,南谿老人重钓归。

秋山入帘翠滴滴,野艇倚槛云依依。

却把渔竿寻小径,闲梳鹤发对斜晖。

翻嫌四皓曾多事,出为储皇定是非。

——唐·张志和《渔父》

八月九月芦花到处飞舞,南溪钓鱼的老人在暮色中归去。秋天的山,到处都是青翠欲滴,白云之下,野艇依着岸边的栏杆。拿着鱼竿寻找着小路,在夕阳余晖下,闲适地梳理着满头白发。诗人想起了本是隐居的商山四皓,他们真是多管闲事啊,为皇太子定夺是非正误。还不如,钓钓鱼,看看春景,看看秋光。

芦花在秋天,蔓延成无边的雪海,远离俗世和人群。有缘人,才得一见秋天的芦苇飘然。也许,你看见了浪漫,也许,你看见了闲情,也许,你看见了诗情画意......去看看芦花吧,秋天的芦苇,占尽了江畔的风情,却又不动声色,好像一早在等着你了,世间最耀眼的繁华,就是返璞归真,自由自在地欢歌,哪怕没有古人,亦无来者。

非特殊说明,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danonghua.com/post/37166.html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

  • 昵称(必填)
  • 邮箱
  • 网址

TOP